孩子教育不能拿“付钱”当“付出”

一段时间以来,孩子因与家长沟通不畅而自杀自残的消息时常见诸报端,引起社会对少年儿童心理健康的重视,也为家长反思自身教育方式敲响了警钟。事实上,一些家长对孩子物质上舍得投入,自认为对孩子“付出”很多,却恰恰忽略了对孩子的教育。

相比于“物质抚养”,对孩子的“心理关怀”对家长的要求更高。现实生活当中,很多家长不去摸索孩子的心理成熟规律,不去寻找科学的教育方法,不愿意在这方面花费精力,一些人甚至还奉行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陈旧观念,依着“我们当年就这样”的思维惯性,以为物质上满足了孩子,就可以对孩子指手画脚,这自然不能了解孩子真正的心理需要。

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兴安盟紧紧围绕实现贫困人口“两不愁三保障”目标,压实各级责任,建立起“四级书记抓”的脱贫攻坚指挥体系,聚焦重点难点,取得阶段性成果。开展精准扶贫以来,兴安盟大力实施危房改造行动,仅2019年就改造农村牧区危房7255户,其中贫困户危房303户。

少年儿童的成长有其自身规律,一个人从出生到融入社会,如何建立对事物的认知、对价值的判断,是一个不断与外界信息交流反馈的长期过程,作为孩子的“第一任教师”,家长的教育引导不可缺席。应该说,在物质生活已经相当丰富的今天,孩子们的物质生活条件远比父辈优厚,可是由于信息爆炸、观念多元、竞争激烈,今天的孩子所面临的社会压力一点也不亚于父辈。来自家长物质上的付出效果呈现边际递减效应,心理上的正向引导却面临短缺。

尽可能为孩子提供优厚的物质条件,是一些家庭特别是城市家庭在子女教育上的普遍做法。一些家长忙于工作,无暇陪伴孩子,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,便在物质上加倍地补偿孩子,希望通过物质奖励补偿对孩子教育的亏欠,其效果却适得其反。一些孩子的学业表现与家长心理上有距离,有的甚至酿成悲剧。不久前,武汉市某中学一学生因玩扑克被请家长,在挨了母亲几记耳光之后,从楼上跳下,结束了自己14岁的生命。类似的案例既暴露出孩子心理上的脆弱,也暴露出一些家长的共同困惑。

“要是没有驻村工作队,哪有这座‘连心桥’。”建成那天,村民自发聚在一起,载歌载舞,庆祝铁桥建成。

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是脱贫扶贫工作中的难题。近年来,兴安盟推进大病集中救治、慢病签约服务管理、重病兜底保障“三个一批”行动计划和“先诊疗后付费”一站式结算服务,切实减轻贫困人口就医负担。

曾是内蒙古自治区贫困程度最深、脱贫难度最大的兴安盟,如今的脱贫攻坚成果图上,宣告脱贫、插上小红旗的地点越来越多了,全盟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45.3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1705人,贫困发生率由41%降至0.15%,602个贫困嘎查村全部出列。

实现良好的“心理抚养”,基础前提是构建良好的亲子关系。归根结底就是六个字:第一是“尊重”,一些家长感慨孩子早早地出现叛逆,却不知作为有意识的生命个体,少年儿童也需要在家庭生活和社会交往中维护自身尊严;第二是“信任”,有效建立与家庭成员、老师、伙伴的信任,对孩子养成稳定的心理具有重要意义;第三是“沟通”,教育绝不是单向的灌输,而是双向的平等对话、良好沟通,是潜移默化的言传身教。培养孩子健康的体魄、健全的人格,是衡量家长教育成功与否的根本所在。

2017年底,兴安盟被纳入北京与内蒙古对口帮扶范围。扶贫协作工作开展以来,一批改善生产生活条件、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、增强自我发展能力的帮扶项目落地开花、成效显著。此外,国家有关部委助力兴安盟脱贫攻坚,近3年来共为兴安盟5个贫困旗县市协调投入扶贫资金28.7亿元。

“老周家准备要秋收了吧,咱们得常去看看,有需要协调的,咱们一定要帮忙。”“老刘家今年想试试新机械收割,咱们得帮助联系联系”……科右前旗俄体镇俄体村驻村工作队队员常利用午饭时间一起交流。

俄体村内有一条洪水冲成的河沟,多年来,居住在河沟两边的村民都要绕行一二里地才能到对岸。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经多方协调和努力,帮助修建了1座长22米、宽2米的铁桥,解决了困扰村民多年的出行难题。

2018年,北京市通州区与科右中旗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。3年来,通州区分长、中、短期开展组团式医疗帮扶,让科右中旗的群众“看得起病、方便看病、看得好病”,让百姓就医没有后顾之忧,以全民健康助力脱贫攻坚。

在兴安盟近6万平方米的土地上,各民族团结友爱,守望相助。“我们有信心和能力,让各族人民携手进入全面小康。”兴安盟盟委书记张恩惠说。

脱贫攻坚任务能否高质量完成,关键在人,关键在干部队伍作风。兴安盟共选派4621名干部下乡驻村,下沉基层一线,实现全盟847个嘎查村都有驻村工作队。扶贫干部们走东家、串西家,把村里当成自己的家,倾力投入脱贫攻坚战。

单纯物质上的保障,并不能代替家庭成员的有效沟通,更不是真正有效的家庭教育。这也是一些家长认为自己明明很爱孩子,但孩子却不领情的原因所在。对待少年儿童的教育,家长不能简单地把“付钱”当成“付出”,纵然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,动辄可以将几百万、上千万元资金投向学区房,可以将几十万元资金投向兴趣班,也无法弥补亲子关系上“没有时间”、重说教而少沟通、重批评教育而少平等交流所带来的“心理裂痕”。

“有了好政策,住院治病自己都花不了多少钱了。”科右前旗归流河镇居力特嘎查贫困户赵玉海,患有严重的肝硬化、股骨头坏死等疾病,2016年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有了医疗保障,他住院可享受费用报销90%的待遇,如今和哥哥一起在村里开磨料房,小日子越过越好。

“6年了,看病花了很多钱,一直没效果。现在好了,我觉得日子又充满希望了,一定会越过越美。”在北京市通州区中西医结合医院医师雷波的治疗下,科右中旗高力板镇一名冻结肩患者目前肩关节功能基本恢复。